好像……被我当做金银金基地了……

【似乎模板有自带ASK功能欢迎尝试点段子……

拆逆爱好者,杂食,喜好如下:
K:金银,尊礼,礼猿,尊多,银黑,(可能还会买紫狗股……
Fate:闪恩、旧金剑、兰雁、兰高、言切、金言、三只枪兵的奇妙E生活(这什么?
Psycho Pass:槙狡
进击的巨人:团兵、韩吉X兵长(?)
SS&LC:撒隆、拉隆、撒沙、撒雅(你没看错……雅典娜)德芙X阿斯、双子神、希熙、米雅、卡迪……
XXXHOLIC:百四
鬼灯的冷彻:白鬼
苍色骑士:约瑟夫X扎金
火影:四代夫妇、鸣雏……(对此作品基本不腐,微食带卡、鼬佐……

JOJO移步隔壁小号……
http://anotherbrainhole.lofter.com/

段子服务站

☆一些大家点的玩意儿以及其他段子的合集备份

☆会同时含有金银/银黑两种CP,自拆CP爱好者不接受请迅速回避!


=================================


【卡诺莎悔罪】


圣诞节那天的晚宴,政坛新秀国常路大觉和学术天才阿道夫·K·威兹曼都参加了。

他们都对社交游戏本身毫无兴趣,只是各怀目的来到这里。

——前者为了通知后者一个不幸的消息而来。

——后者为了对前者表白而来。

 

所以当国常路对威兹曼用歉意的语气说“很抱歉,出于财政调整您的实验项目被腰斩了”后,威兹曼露出了早有心理准备的淡然笑容,他半开玩笑地对国常路说:“那么就算为了补偿我受伤的情绪,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国常路惊愕地盯着他,同样惊愕的还有在场的诸多客人,他们都是颇有名望的上流人士。

自己只是个刚从商圈转入权力阶层的新人,国常路不认为自己该在当下的场合高调出柜,哪怕他确实也喜欢威兹曼。不然很可能他一直以来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更不用谈他立志改善这个社会的理想和抱负了。

 

他很快调整了表情,用调侃的口吻回答:“威兹曼,今天可不是愚人节,不要抓我参与这种节目啊。”

“好吧,当我没说。”威兹曼并未不给他台阶下,他不是会无理取闹过多纠缠的人。

 

两天后,国常路无意中从旁人那得到一条消息:威兹曼博士这次签证到期回国就不会再回日本了。

他这才后悔起自己断掉了他所有留在这个国家的理由。

他这才发现自己不想再也见不到他。

 

经过数天的思想斗争,国常路决定无论如何要把威兹曼的合作项目保留下来。只要他还会返回这座城市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最终他着实做到了,代价是原本他手里的最大的那个商业集团不再冠以他的名字。

然而当他准备亲自告诉威兹曼这个消息时,却发现对方怎么也不接电话。

 

他们都很忙,没有可用于冷战的时间。因此国常路选择直接在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等他。

——一整个晚上,零点之下的气温,冒着漫天纷飞的雪花。

清晨那个与积雪同样纯白的身影总算出现了,出于某种执念威兹曼刚把实验的当下阶段完满结束。

 

“你的项目还可以继续。”国常路这么告诉他,丝毫未提及自己所做的努力。

威兹曼缓缓仰起头,白羽般的雪花轻轻落在他纤长的睫毛上,瞬间难分彼此。

他的眼神和冰晶相似,寒冷,缺乏温度。

“谢谢你。”他淡淡地对国常路说,然后把自己手中的热咖啡递给了他。

 

一个月后,威兹曼如期从德国返回日本继续他的研究。

国常路百忙之中抽了空去实验室拜访他,是时候纠正第二个失误了。

但是呢,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补救的机会的。人不该妄自尊大觉得自己能掌控一切。

 

“啊,你来了啊~”威兹曼回身对推门进来的国常路打招呼,“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新助手。”他指着身边留着黑色长发扎着马尾的青年。

“幸会。”国常路礼貌地浅浅鞠躬,同时在心里狠狠嘲笑了自己。

——他进门的时候分明看见这两人牵着手,十指相扣。


======================================


【开门,顺丰快递】

 

国常路大觉在回到祖国后的第二周接到了一个绝密任务,他被要求明天休假等在自己家中,接收一份由第三帝国政府发出的混在民航包裹里的货物。

然而任务文件上那句“请务必开箱验货确认完好后再签收”引起了他的疑虑,因为附注的表格上只有运单号而没有任何与货品相关的描述,甚至连货物本身是什么都没有提及。这要让人从何“验”起。

不过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哪怕上级让他去收加西亚的来信他也没拒绝的道理。

次日午后一辆小型货车在国常路的院子里卸下了一只一米见方的箱子。出于保密协定他斟酌了一会,把送货员哄骗到室内客厅喝杯下午茶,自己则留在原地拆那只沉得难以搬动的货箱。

撕掉外层写有“易碎勿压,小心轻放,请勿倒置”的巨型警示贴,他总算找到了那张笔迹模糊的运单。上面发货人姓名发货地址等重要信息一概看不清,也没有可以识别单位的印章。唯一能勉强辨认出的只有左上角的一行小字:

【货品名称:毛豆】

“毛……毛豆……”

暗想兴许是什么内部代号,国常路先取出开信刀划开封条。打开箱子他首先看到的是……数百只巴掌大小的毛绒玩具,造型全都是白色小猫。只有一只特别款黑色小狗叼着一张便利贴:防震垫材,附赠。

稍微往下翻了翻他找到一本精装硬皮产品说明书。

 

第一页,产品参数:

产品内容:德累斯顿石板重要配件

产品规格:180 cm X 50cm X 25cm

原产国:德国

生产日期:1922年6月1日

使用年限:即日起至宇宙毁灭

能源类型:糖类、脂类、蛋白质等生物性能源

语言版本:德语/日语/英语

……

 

第七页,维护指南

1.本品几乎不需要任何物理性机械性维护,实验证明(?)其对于高温、低温、高压、低压、干燥、潮湿、真空、辐射等极端条件均能自行适应

2.自带损伤修复功能

3.若无特殊需要请勿私自拆解

4.早安吻和适量拥抱有利于提高产品工作性能

……

 

第十页,注意事项

1.严禁使用蔬菜作为能源

2.请勿食用(常规意味)

3.出于人文主义关怀,请勿迫使其长时间连续工作

4.出于使用人安全及健康考虑,请勿与其长时间■■■■■

……

 

第十二页,FAQ

如有任何疑问请直接询问产品本体

 

第十三页,免责声明

任何理由不得退货

 

待国常路满头黑线地读完说明书,他顺手扔出的小猫数量已经足够让他直视……所谓的货物本体。

然后他的惊呼响彻整条街道。

“威兹曼怎么是你!!!!!!!!!!!!!!!!!!!!!!”

回答他的是一双充满鄙夷的银瞳。

“怎么不能是我?”等蒙在脸上的医用胶布被国常路清理掉,威兹曼立刻予以回击,“帝国抛弃我也就认了,连你也不欢迎我我很伤心的好吗?”

“我没有不欢迎你!”国常路觉得眼前的信息量太大他单核的大脑功率不足,“我想问这是哪个天(shǎ)才(bī)想出来的偷渡方式?”

“天晓得是谁的主(nǎo)意(dòng)!我昨天还不知道前天一觉醒来就被某个混(zuò)蛋(zhě)放进箱子里了。”

“好了好了,无论如何算是平安到达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他,没想到威兹曼对此提出的重大异议!

“平安!你好意思说!难道你没发现我右边的刘海被你不慎割掉了一撮吗,在你开箱的时候!”

“我很抱歉。”国常路摊手,“不过也许不对称的发型也会很适合你的。”他边说边着手撕掉那些把威兹曼捆绑成拘束姿势的封箱胶带。

于是在客厅等签收的小哥听到了一些奇(sè)怪(qì)的对话。

“唔,好疼!”

“对不起。”

“你给我轻一点啊!”

“别动别动,再稍微忍耐一下。”

“国常路我恨你……”

“呃,马上就好。”

……

 

折腾了近半小时,国常路终于把他的战利品拆封完毕。

“你的祖国对你可真好,这辈子没执行过那么坑爹的任务。”他把他抱了出来正准备去签单,结果发现更坑爹的还在后头。

——威兹曼的衣服下摆上也被粘了一张便利贴。

上面赫然写着:邮费到付。



===============================



【风沙·星辰】

 

威兹曼静静趴在沙发上时能长久保持同一个姿势,一天,一月,甚至一整年不挪动半根手指都没问题。此时他枕着一只柔软的靠垫,黑色绒布把他的银色发丝衬得如同夜幕中辉光缭绕的星河。

这让他看起来像极了一只华丽的等身人偶。比例完美,身姿优雅,唯独缺乏血肉的真实感。岁月只能将光华在他身上凝聚,却改变不了他分毫的轮廓,无论是躯体、念想还是记忆。

夜刀神狗朗靠近威兹曼时他已经连呼吸都忘记了。要不是阵阵微风会让他偶尔煽动几下纤长的睫羽,恐怕即使是了解他能力的族人也会怀疑他是否还活着。

“社,你知道今天是几号了吗?”夜刀神狗朗把刚做好的晚饭放在茶几上,然后在他身边蹲下。

威兹曼抬眼对上他的目光,小幅摇了摇头以示他不知道。日期也是只要没人提醒就会被他长期忽略的东西之一。

“二!十!一!号!”他一字一顿地强调,“我走的时候是14号,也就是说你又发呆了一星期?”

白银之王没有应答,只是轻轻闭上了他银灰色的眼眸大有就算如此你又奈我何的架势。与世界隔离了半个多世纪,要他再恢复正常的生活节奏着实困难。

当然夜刀神狗朗不会跟他多计较其一时半会改不过来的习惯,特别是在他前些日子彻底失去了第二王权者的支持后。他能理解逃避是他最便捷有效的自我保护,但他绝对不希望他再一次封闭自己。

“很抱歉前几天我没能照顾到你。”他凑近他一些用温和而诚恳的语气说道,“那么既然我现在回来了,你可以起来吃饭了吗?”

“先给我一个把营养物质塞进胃里的理由,我并不需要它们。”威兹曼把脸埋进了靠垫里,略有存心找茬的意味。

“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夜刀神狗朗随手把他甩到地上的几缕银发捡回沙发上,“首先,黄金之王曾关照我要盯着你三餐定时早起早睡喝茶安神泡澡放松看点新闻出去散步和人说话不许宅着……不过这些都是形式,最重要的是我和国常路阁下一样希望你能以‘人类’的方式生活,而不是像一个家具配件似的被摆在那里。”

“啊,是么……”威兹曼淡笑着从沙发上撑起来,但他没有继续坐直,而是发起突袭把把夜刀神狗朗压在了地毯上。

“烦死我了,一个个都那么温柔。”他在夜刀神狗朗惊愕的眼神中俯身吻下去,强行让双方的唇舌黏腻在一起,接着渐渐用舌尖扫过对方口腔的每一部分。起初他还能感受到明显的抵触,但没过多久对方就接受了他并开始用轻吮回应了。

这种宿命般的感觉让威兹曼忽然停下来,用严肃到近乎冷酷的视线盯着夜刀神狗朗。

“你们!敢不敢不要连反应都一模一样!”

“啊?”仰躺着的人一脸迷茫。

“是不是我再对你做点更过分的你最后也会默许的?”他若有所指地抚摸起他的脸颊。

“别,请停手。”终于意识到对方想干什么,夜刀神狗朗握住了威兹曼的手腕拉开,“我只想好好做你的臣下,请不要把我当成某个人的替代品。”

威兹曼愣了一会后爆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得表扬下你的大脑运转效率比起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有很大进步。嘛~算了……”他从他身上爬开,坐到茶几上开始吃那份炒饭。

夜刀神狗朗舒了口气也从地上爬起来,先理了理自己的衣角再帮威兹曼把头发全都撩到肩后以免沾到食物。他吃东西的样子给他相当心不在焉的感觉,但他很快发现那并非因为他对晚饭不满意或其他什么理由,因为末了他一边嚼着色拉一边用柔和到透着些许忧伤的声音对他说:

“你代替不了他的,就像很多年后也不会有人能代替你一样。”

“抱歉。”其实夜刀神狗朗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只是隐隐感到冒犯到了些什么。

“更没人能代替你做的饭。”威兹曼补充道。

“……于是重点原来是我做的饭吗!”他装出生气的语调,尽管心里很清楚对方的本意。时间不能伤害他却囚禁了他,即使当下差距还不算太夸张,但在久远的未来估计任何人的生命对他而言都是过眼风沙了。

他不确定自己的陪伴究竟能影响他到什么程度。

然而威兹曼对此似乎也有所觉悟。

“小黑,这样就可以了。”他偏头用侧脸对着夜刀神狗朗,“有你在我很满足。”

“哦~我很荣幸。”


=================================



【Watch me for the first time】

 

夜刀神狗朗正在排队等待结账。一个小时前他硬拖着威兹曼来了超市,对他说你可以买任意你喜欢的东西当晚饭,反正他没有什么食材是不能料理的。被反问买娱乐物品他会不会陪他玩的时候他立刻点了头,全然没料到之后的严重后果……

于是威兹曼直到到现在还没回到他身边,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他暗想他应该不至于生活不能自理到在超市里迷路所以他最终放弃了去弄条寻人广播的念头。况且最差的情况也不过是等他自己回家罢了,说不定让他多逛一会反而有好处。

但是等等……钱包好像在他那……

好在轮到他付钱时掌握财政大权的人还是回来了。他把几种奶酪和一袋牛眼肌丢进购物篮,还有一瓶超出他认知范围的不明物质以及……两盒安全套。

“……为什么买这种东西?!!!”夜刀神狗朗被shock到了。

“你难道不喜欢用吗?”威兹曼竟然也摆出被shock到的表情。

“啊……!!!我……”

这下周边几条队列里的人和营业员都shock到了。

 

………………

 

“你是认真的吗?”回到家后在厨房整理调味品的夜刀神狗朗问威兹曼。

“你指什么?”威兹曼一脸迷茫。

“就是……那个……你除了食物之外买的东西!”

“你自己说会陪我的。”

“……”夜刀神狗朗一向有遵守诺言的优良品质,但这一次他陷入了要不要改口毁约的思想斗争中。在他纠结的过程中威兹曼从背后抱住了他。

“怎……么?”他瞬间僵硬地有些不知所措。

“你看,你根本不讨厌被我碰。”他随意地把头搁在他肩上。

“……好像是的。”他没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但也确实没什么抵触感。或者说他的王总让他感到难以拒绝,尽管现在他还不理解其中的深层原因。

“你要几分熟的牛排?”

“三分。”

“好的。”

在照顾他的生活上他倒是已经很习惯了。

 

………………

 

“你……真的是认真的?”在床上夜刀神狗朗第二遍问道。

“都脱光了再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晚?”威兹曼勾上他的脖子凑近他,“你觉得我像在跟你开玩笑?”

“那我可以问为什么吗……”他下意识地撑住对方的肩膀但并未用力推。

“哈?为什么?”白银之王匪夷所思地看着他,“喂,小黑!你该不会是那种连DIY都没有过的人吧……”

“当然没有!”他皱了皱眉,某个词语似乎引起了他的不悦。然后他看见威兹曼让那瓶早先他没能判断出成分的迷之物质飘在了他们身边。

“真是的,一个个都把和吃饭喝水睡觉一样的生理需要当什么了。”

“这到底是什么?”比起他的说教夜刀神狗朗对那只瓶子格外在意。

“硅基润丨滑丨剂,不会像水基润滑剂那样容易干,也不会像油基类的损伤安全套强度。这一种还有黏膜舒缓作用,而且即使在水下环境也可以……”

“够了,不需要解释得那么清楚!”

 

………………

 

其实威兹曼买那瓶东西的初衷是打算直接跟他做的,但是他忽然发现这家伙太需要教导了。所以他现在把那透明粘滑的液体涂在他下身,用温和的手势帮他自丨慰。

全身血液都在加速流动,夜刀神狗朗有些犯晕。以他的年纪来说潜藏的欲望就像堆积在裂口边的熔岩,十分微小的刺激都能轻而易举地将它激发出来。

此时他脑内的内容已经只剩下了自己与面前之人,他凝视自己的银白瞳孔,他在自己腿根扫过的几缕柔软的银色发束,以及他指尖在自己敏感器官上落下的细腻动作……

不行,思维已经完全停滞了。

“你可以靠着我的。”见他快要控制不住身体重心,威兹曼把他拉过来让他的额头和自己锁骨相抵。然后他偏头浅吻他侧脸和下颌的轮廓,并用空余的手轻抚他的腰线。

“嗯……”夜刀神狗朗下意识地伸手臂绕过对方腋下再反勾住他的肩膀。不知为何他的羞耻感渐渐被一种平静安然的心境所替代,无论是肌肤紧贴时相互传递的温度还是愈发沉重的呼吸都不再让他感到异样。

也许是因为他的王除了某些无关紧要的脱线点外,一直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

 

“怎么样?就跟你说很舒服吧。”

“的确。”夜刀神狗朗看着他用纸巾清理那些白色液体,即使有点不想承认,但高丨潮时的快感着实带给内心相当多的愉悦。

只是他还是不明白到底……

“你要是还想问理由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威兹曼猜到他一时半会拗不回思路,“喜欢你才和你做的,跟亲吻拥抱之类的没本质区别。”

“但是一言大人……呃……”提了这名字后后夜刀神狗朗立马意识到哪里不对,而白银之王已经在一秒内笑翻了。

“哈哈哈哈哈小黑你太好玩了,三轮一言是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的唉!你想要我也把你当儿子吗我才不干呢哈哈哈哈哈……”

“那你想把我……我是说……”他差点又问了个傻逼问题。

“把你当什么吗?当然是恋人啊夜刀神狗朗,你在关键地方意外少了根筋呢。”

“……”

“罢,不跟你计较,我们继续。”威兹曼按倒他开始拆安全套。

“等等?!有完没完!”

 

………………

 

润丨滑丨剂被涂抹进体内时的冰凉感让夜刀神狗朗一阵痉挛。然而之后他发现更让他难堪的是对方侵入自己的指节。倒不怎么抵触被轻轻摩挲的感觉,但是从每一个毛孔里再次升腾起的热度和越发克制不住的想要更多的念头实在是……太奇怪了。

“想什么呢,专心点。”见他走神威兹曼开始吻他,浅淡的并不激烈的吻。他很耐心地一点点舔舐他的嘴唇,但并不强求他回应自己。同时他逐渐加大了两指抽插的幅度,他比他预料中的要适应地快。

“应该可以了,趴着会比较顺畅哦。”威兹曼建议他不用再面对自己侧躺了。

夜刀神狗朗照做了,当下他很愿意把脸埋在枕头里当鸵鸟。

不过当真被插入后肌肉扩张的紧绷感还是让他本能地稍许支撑起上身。

“疼就告诉我。”

“没……但你能不能停止咬我的脖子这个真的略疼!”夜刀神狗朗企图摆头躲开后颈受到的袭击。

“这是Doggie Style的乐趣啊,小狗!”

“……你叫我什么?”(←英语不好没GET到槽点,一言大人没教=W=)

 

………………

 

事后,被威兹曼从背后抱着的夜刀神狗朗莫名想起了他单膝跪地向新王宣誓忠诚的那天。一切都似乎遵循了某种既定的命运。

“社,我可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大概会冒犯到你的私人问题。”

“恩?随意。”

“你以前……和第二王权者之间也有这种关系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比好奇。

“当然。”他很坦然地回答道。

“……我果然还是不怎么能理解。”

“无所谓的,你不需要有多理解,就像没人能想象我有多爱他。”

威兹曼后一句不搭调的自述让夜刀神狗朗担心自己戳到了点不该戳的。

“爱什么的我就更无法理解了。”他索性把话题引开到空泛的方向。

“那个啊,没有能不能理解的问题只有怎样理解的差别。”威兹曼把他又再抱紧了一些,“很久以前我觉得爱就是很多倍的喜欢吧,后来它的涵义对我来说就不再是那么回事了。”

“所以呢?”夜刀神狗朗很在意他之后的见解。

然而白银之王没有解释,只是喷出一个轻浅到几乎与正常呼吸无异的鼻息。过了良久他轻轻地说:“我告诉你也没有用的。”他吻了吻夜刀神狗朗的后颈,“你得用你的一生去体会。”





评论(2)
热度(34)
  1. 水聿1945文化遗产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夜与咖啡

© 1945文化遗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