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被我当做金银金基地了……

【似乎模板有自带ASK功能欢迎尝试点段子……

拆逆爱好者,杂食,喜好如下:
K:金银,尊礼,礼猿,尊多,银黑,(可能还会买紫狗股……
Fate:闪恩、旧金剑、兰雁、兰高、言切、金言、三只枪兵的奇妙E生活(这什么?
Psycho Pass:槙狡
进击的巨人:团兵、韩吉X兵长(?)
SS&LC:撒隆、拉隆、撒沙、撒雅(你没看错……雅典娜)德芙X阿斯、双子神、希熙、米雅、卡迪……
XXXHOLIC:百四
鬼灯的冷彻:白鬼
苍色骑士:约瑟夫X扎金
火影:四代夫妇、鸣雏……(对此作品基本不腐,微食带卡、鼬佐……

JOJO移步隔壁小号……
http://anotherbrainhole.lofter.com/

Bunny

【备份一篇真·银黑以证明这也是我喜欢的CP】


设定:威兹曼和夜刀神狗朗均为苇中的教师。分别教授物理和国文。

  ☆剧情逗比一级警告!


 ======================================

 

清早,一向掐点上班,没课就不来的威兹曼早早冲进了夜刀神狗朗的办公室。

“小黑你得救我!我摊上大麻烦了!”他凑在他耳边对他轻轻说,“快跟我装情侣,从现在开始!”

“啥??!!!”夜刀神狗朗捏爆了手里的牛奶盒,“你是喝酒了还是疯了?”

“都没有,你听我说!”威兹曼搬了个凳子在他身边坐下,一口喝光了桌上的那杯水也不管杯子是谁的水是不是隔了夜,“一个月前我给二年C班代了一节实验课,然后一个学生对我表白了。被我当场拒绝后孜孜不倦地追到我现在。昨晚又在实验楼下堵我下班,在我告诫他‘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后表示‘只要威兹曼老师还没喜欢的人我就不会放弃的。’现在闹得全校都知道了。”

“我怎么不知道?”

“那是因为小黑你从来不关心八卦……”

“二年级都没成年啊,你有教育他如果和他交往你会构成犯罪吗。”哪怕面对狗血事件夜刀神狗郎也倾向于选择“正统”解决方案。

“你以为我没说吗。”威兹曼瞪了他一眼,“结果那混小子直截了当地说他只想和我确认关系,至于上床可以憋到他成年。”

“请告诉我是哪个学生。”夜刀神狗郎终于严肃了起来,公然掉节操是他不能忍受的事情之一,“C班的班主任就在隔壁办公室我去和他谈谈。 

“叫什么月夜バーナビー,他家长大概Tiger & Bunny看多了。”威兹曼一般记不住学生的名字,但这一个实在是太中二太特别了。结果听到这个名字也让夜刀神狗郎瞬间石化。

——“哦,巴纳比啊!”他露出了同情的表情,“那你真的摊上大麻烦了。”

 

………………

 

亲自询问了二年C班班主任后,威兹曼得知巴纳比是个大家都拿他没辙的学生,因为他的后台非常非常硬。硬到什么程度很难形容,但威兹曼当天就体会到了——就在他与夜刀神狗朗交涉后没多久,就接到教务处的通知说从今天开始二年C班的物理课也交给他上了。

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谁搞的鬼。

“小黑你真的忍心放任你最亲爱的王被痴汉骚扰吗?”午休时原本从来不吃午饭的威兹曼特地去找到夜刀神狗朗继续谈判。他不可能去和负责这一块的人闹说要换回去,那样显得太斤斤计较了。

“首先,把短语‘最亲爱的’去掉,那是不恰当的形容,其次,人家没有做什么别过分的事情吧怎么就成了痴汉?倒是你的处理方法让我觉得很不靠谱。”夜刀神狗朗觉得威兹曼有点神经反应过度了。他绝对没有放任不管,但简单调查了一下发现巴纳比同学绝对算不上纨绔子弟,相反的,他的为人、成绩、体育都很棒,且策划能力出众,社团活动时总能出非常棒的企划起迅速拉到赞助。再加上长相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所以在整个学校想没有人气都难。

唯一的问题只是这一次他那“决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执行到底”的优点被用在了错误的地方。但人家也没有做出任何类似在校内广播或者论坛首页大放厥词的幼稚之举,在课后稍微张扬地表白后就一直很低调,至于全校都知道了是得益于小女生们的八卦网络,和他本人并没有关系。

“都把我的班给调了还不够痴汉吗!”威兹曼抬高了嗓门。

“也许人家只是欣赏你的教学风格。”

“你别胳膊肘往外拐好吗……没可能的事情让别人早点死心不好吗?”

“好是好,但是不能以从此我们俩搞不清为代价。那个超出我作为臣下的义务了。但我可以帮你找他聊聊天”夜刀神狗朗提出了折中方案。

“好吧……祝你成功……”

他内心根本不抱任何希望。

 

………………

 

下午C班的课威兹曼一点讲课的心情都没,干脆发了练习卷让他们自己做。才过了十几分钟他就发现有一双热切的眼睛凝视着自己。

“你有什么问题吗,巴纳比同学。”他用的是很久以前对上头作报告时那种公式化的语气。

“我完成了,请问可以小组讨论吗?”

“当然可以。”他想着讨论的话他就不会看着自己了于是瞬间答应。但事实证明他小看了对手的战斗力。

又过了十分钟巴纳比拿着卷子走到了讲台前,“我统计了卷子上大家问题比较集中的几个点,还有这几题暂时有些同学做不了,因为原来老师的进度比你的班级要慢所以有不会用的知识点……”

“你要是耍那么多小聪明只是想跟我说话的话可以正大光明过来,我不至于躲着你的。”威兹曼瞥了眼他被好几个女生揉乱的一头栗色短发,感觉在被人下套导致他有点小小的不爽。

“您性格真好。”

“不必恭维。”

“那我直接了当地说了,晚上能否和我一起吃晚饭?”

“对不起晚上是我做实验的时间。”威兹曼用现成的理由拒绝。

“真可惜。”巴纳比轻轻叹了口气,但他也不是会死缠着耍赖皮的类型。

“那祝您实验顺利。”

“谢谢。”

 

………………

 

事实上当天夜刀神狗朗倒是为了威兹曼与月夜巴纳比共进晚餐了。

“无论如何你得考虑大家的心情。”他尝试劝阻他,“就我个人看来强行追求对一个对自己完全没有感觉的人是很不礼貌的。”

“这些我都有考虑过,至少我不认为至今为止我有过出格到失礼的言行。”巴纳比给两人都倒上自带的红酒,“顺便完全没有感觉的结论您是从哪里得出的呢?”

“他私下跟我抱怨过很多次了。”夜刀神狗郎如实回答。

“为什么跟您抱怨?我记得你并不教二年级也不和他在一个办公楼。或者这么问,您是以什么动机或者什么身份来跟我谈话的?”

“你的班主任托我来的,因为我是威兹曼的挚友。”

“只是挚友吗?那太好了。”巴纳比故意露出满意的微笑,“我还以为是情敌呢。”

“并不是。”

“如果你们原先就是恋人的话我倒是会退出的,这是个人原则。当然你若现在开始想和我竞争的话我也不介意。”

“你想多了,我只想提醒你威兹曼毕竟是师长,比你也年长不少,你们双方的身份和所造成的影响问题我也希望你能仔细斟酌。”夜刀神狗朗不想把自己绕进去所以换了个切入点。

“感情和身份是两码事吧,就算他以白银之王的身份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毫无来由地卑躬屈膝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第一王权者最初的臣子瞬间进入了警戒状态,“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

“一个普通的少年罢了。”巴纳比不慌不忙地举起酒杯,“如你们所闻我的背后有显赫却不可公开的家世,然而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用自己的能力获得的,如不是这样若干年后我也没有资格继承那个名字。”

夜刀神狗朗意识到这下是他失礼了,他松开已经握住刀鞘的左手,把掉在地上的筷子捡了起来。

“我没有干涉你的权利,但请你不要让我的王感到不适或难堪,不然作为他的氏族我还是会采取一些必要手段的。”他用委婉的语气警示道。

 

………………

 

晚些时候夜刀神狗朗去实验室和“受害者”通气。

“看看看,早就说事情很麻烦的你还不相信。”威兹曼一边等待实验数据波形图被打印出来一边和他交谈,“这言辞风格怎么跟从青组爬出来的似的,听着浑身难过。”

“也有可能是哪位政要家的孩子。”夜刀神狗朗收起录音笔,把终端机和电脑都打开,“但是我不记得知道你身份的人里有谁姓月夜的,总之我先查一下他的信息。”

“不用了,查到了又怎么样。人家已经一副我不靠爹妈我自己牛逼的样子了。”

“收集点情报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好,万一有一天你实在太困扰了我还能找一些对他施加压力的方向。”

“我现在已经很困扰了!”威兹曼用发泄般的力度把试管插进离心机,“还有,我预感你什么也查不到。”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你不相信我吗?”夜刀神狗朗回过头,“那我们打个赌吧,三天内我要是毫无进展就陪你演情侣戏码。”他向来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充满信心。

“成交。”这个提议正讨威兹曼欢心。

 

………………

 

请假在家宅了三天,到了截止时间夜刀神狗朗依然捕捉不到有用信息。

“太奇怪了,我只能查到她母亲的表姐是某个财政部官员的长女,但这不至于让他拽成那样,父亲那边的信息一片空白,有种出生后就毫无联系了的感觉……还有那名字也绝对是瞎编的根本查无此人。”

“呵呵呵呵呵呵我就知道。”威兹曼靠在书架上,一副幸灾乐祸外加诡计得逞的样子,“来,我知道小黑最好了不会出尔反尔的。”他根本一点也不在意对方家里究竟是做什么的,那一点也不重要!

“好吧……愿赌服输……”夜刀神狗朗揉了揉因通宵而干涩的眼睛,“要……怎么装?”

“左手伸出来!五指分开,对,就这样……”威兹曼握上他的手十指相扣,然后拖着他往人最多的教学楼走。

“喂,放手,会被学生们看见的!”

“就是要被他们看见啊小黑!”

“……不能换个方式吗?”夜刀神狗朗觉得他现在吸引到的目光有点太多了。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威兹曼转身拦在他面前反问。

“那倒没有,我一直很喜欢你的,我的王。”他指的显然不是特定意味的喜欢,然而此时威兹曼也不想在意那些有的没的。他搂住夜刀神狗朗的肩膀直接当着围观群众的面吻了上去。

四周的尖叫此起彼伏,夜刀神狗朗满脑子都是“这样影响更坏好吗我到底要怎么跟校领导解释学生们会怎么想到底要怎么处理后续问题……等等,为什么和我闹绯闻就没关系威兹曼你们是串通好的吗?”最后一句他是真的问了出来。

威兹曼也愣了一下,他单手托着夜刀神狗朗的脸凝视着他沉思了一会,最后说道:“大概我是真的想和你交往吧。”

 

………………

 

当天夜里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第一个:“威兹曼老师和夜刀神老师操场拥吻”的照片在校园内网上广泛流传,而这正是始作俑者之一期望的达到的效果。

第二个:学校又填了个小岛建了分部,下周就要把整个二年级丢过去“内测”。

于是第三个喜忧参半的消息也变成了好消息:威兹曼被财务处通知校方同意实验室扩建,以及从今天起他可以申请任何想要的实验设备,条件从下一次做项目开始他都得带上月夜巴纳比。

暗想着隔了个校区他还能怎么样,兴奋无比的科学家填满了一整张请购单,立刻冲去交掉。没想到正巧撞到了也在行政楼走廊上的巴纳比。

“晚上好,月夜同学,在忙夏日祭的事情吗?”他并不忌讳和他搭话,才不想搞得自己心里有鬼似的。

“是的,威兹曼老师会来参加吗?”巴纳比口吻礼貌地邀请。

“有空就去。”威兹曼也不刻意把话说死。

“好的,有什么额外想玩的也可以告诉我。”少年温和地笑了笑,“还有哦~假装和别人交往的话我是不会放弃的。”

“谁告诉你我是装的?”

“抱歉还是耍了点小手段,但是我肯定没有说错。”

【异能者吗……】威兹曼暗自思忖,但从对方身上一点也感觉不到来自石板的能量。

“随便你吧,硬要斯托卡什么的我也拦不住你。”他有些无所谓地扬起嘴角,又提醒自己一遍反正他快离岛了。

 

………………

 

巴纳比确实和其他学生一起离岛了。但这不代表威兹曼的麻烦就结束了。某天晚上他舒舒服服地趴在实验室一遍等层析完成一遍翻资料,就听到窗外有螺旋桨的声音不断接近。抬头一看,一架S4的直升机直接飞过停在了楼顶。

然后他听见了走廊里有脚步声。

然后他听见有人敲门。

然后他开了门。

然后他看见门口站着巴纳比同学。

“你来干嘛?”阴魂不散感在威兹曼心中不断盘旋。

“您不是同意做实验带上我的吗?”他轻轻反问。

“好像是这样的。”威兹曼挑眉,“请问你能理解实验目的和内容吗?”

巴纳比大方地摇了摇头如实作答。

“那么能和S4攀上关系的大少爷,我可不可以让你洗试管?”

“当然可以。”巴纳比当真转身去洗试管了。

于是威兹曼靠坐在桌子边沿监视了他一会,以确定他不会冒失打碎什么东西。然后一个灵异的问题:今天顶楼就他一个人在灯也都开着,那小子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间实验室径直走过来弯都不饶一个的?

“巴纳比同学,麻烦从8点半开始每隔8分钟记录一次数据。”他指了指某台仪器,跑去走廊另一头的准备室。

“亲爱的小黑你在干什么?”他打开门问坐在电脑前的夜刀神狗朗。

“整理你的论文草稿,怎么了你看起来很急?”

“你最近有没有碰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人?特别是发生在实验楼里的。”

“我想想。”夜刀神狗朗敲着太阳穴回忆了一会,“似乎这些天来打扫卫生的时候经常会发现一些飞鸟形状的黑色纸片。”

“什么?你有没有留下一只?”

“已经在垃圾桶里了,怎么了?”

“怎么说,总觉得有点微妙的联系吧……下次再见到记得拿给我。”威兹曼双手抱胸在室内踱了一会,各种不好的预感。

 

………………

 

校园夏日祭威兹曼还是“参加”了——和夜刀神狗朗一起坐在钟楼顶上看烟花。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就是因为转瞬即逝才格外美丽,好比标本远不如鲜花惹人喜爱。

“你知不知道我们本来要被校方警告的?”夜刀神狗朗并不想故意煞风景,但他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要和他的王谈一谈。

“当然知道。而且还是巴纳比给压下来了对不对?”

“我只是想说……你的反应让我很奇怪,当下的状况你应该去找那孩子本人明确表示你们没可能,而不是在这和我……扯来扯去!”

“你以为我没找过他?”威兹曼冷笑,“结果我发现他根本不在意最后的结果,用他自己的原话说吧,那叫‘享受和很多狂妄的人类一样,以渺小自身追求永恒的过程’。真是的,中二期没过的小朋友懂什么?永恒这种东西的绝对是人类不该染指触碰的东西。”

“如果是那种状况,那你可以选择接受他,估计他很快会腻烦去找新猎物的。”夜刀神狗朗继续“冷静”地分析着,没发觉自己不小心踩了禁区。

“小黑!不要和我开这种玩笑好吗?”威兹曼忽然严厉地斥责了他。

“……?”他诧异自己哪里惹他生气了。

“你和我在一起那么久还不明白吗?任何形式的亲密关系对我而言都是禁物,总有一天你们都会离开我的,当然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他抓住他的衣领靠近自己,“只不过,你以为我真的不喜欢那些亲吻和拥抱吗?”

夜刀神狗朗怔怔地望着威兹曼,他意识到对方需要的是一个真正能体谅他理解他的人。于是他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轻轻吻上了他的脸颊。

“对不起,社,对不起……”

 

………………

 

往后连着一个月巴纳比都天天直升机接送来实验楼,连暑假也不要了。威兹曼也懒得拦他,反正他最多在边上凑个热闹并不会添麻烦,还能帮他整理些东西。

平平淡淡的日子每天都差不多,直到某天半夜威兹曼在楼下实验动物中心里又发现了黑色飞鸟形状纸片。

“我总觉得类似的东西在哪里见过但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他从一个储藏柜顶上把纸片拿下来。

“你最哪里见过的东西有点多?早上还说忽然发现巴纳比有种隐隐约约的眼熟感来着。”夜刀神狗郎问他要来纸片端详了一番,不觉有什么特别之处,“也许是谁的迷信活动吧,咒符之类的?”

“咒符!小黑你太天才了!”威兹曼瞬间被提醒到了关键点,“巴纳比呢?先把他抓过来直接问问好了,装傻的话再议。”

“他刚才好像和几个女生一起出去了,要参加科学论文比赛的那几个。”

“大半夜的出去干嘛?去Love Hotel?算了我偶尔反斯托卡一下好了。”他说着就脱掉了实验服往窗外跳。

还不忘拉上夜刀神狗朗。

 

………………

 

漂浮在空中玩跟踪是轻而易举的事,而好玩的事情也确实在上演。

表面上看来不过是巴纳比同学支开几个女生后和混混们打了一架,然而从上方威兹曼的视线捕获了一些特别的内容。

“看那只小家伙!”他指了指街边的一棵树,“就在最高的枝杈上。”

“那是什么?”夜刀神狗朗模模糊糊看到了一只一尺左右的小动物。

“镰鼬!”威兹曼的语气很兴奋。

“镰鼬是哪一种鼬?新发现的物种吗?”

“不不不,那不是活物,是一种能制造风压割伤人的小妖兽。也能瞬间让一个人全身的衣服变成碎布。”

“啥???!!!”以往并不接触这类信息的夜刀神狗朗感觉在听传说故事。而且后一句让他感觉信息量爆棚甚至内含耻度较高的典故。

然后他就在走神脑补中被威兹曼拖着飘往了反方向。

“我们去哪?”他目测他并不打算回学校。

“御柱塔。我猜得果然没错。”

“哈?!!!!”夜刀神狗朗一脸莫名。

“那种小纸片是阴阳师用来连接视野的常用工具,而阴阳师几乎百分百和金色氏族有联系。”威兹曼得意地笑了起来,“那我就不愁没渠道收拾他了。”

“至少能知道他是谁。”夜刀神狗朗似乎还在对自己情报能力不足耿耿于怀。

他们都没想到之后的超展开简直能刷新三观。

 

………………

 

“你知道我有多糟心吗被年龄不到自己四分之一的小男孩盯上!还把我当妹子泡啊开什么玩笑!来实验室当观众这种恶意制造共处时间的手段怎么就那么经久不衰!知不知道对我这么干过的人排起来能绕操场三圈!到底哪根筋搭错了这么想不开非要盯着我!以他的水准去泡其他同学大概能和纱织小姐一样开后宫了!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让人家误以为我喜欢幼齿吗!你们别看着小黑我收他的时候他已经成年了……”

国常路坐在太师椅上听着威兹曼嘴炮,手里的雪茄烧完了整根却一口没抽。

“好了威兹曼,你还没闲到特意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些吧?”

“那些你听过算数。”威兹曼喝了口茶,“我只想问你是否认得一个在我学校里的熊孩子阴阳师,召唤兽是镰鼬。”

“纳尼??!!!!”国常路很多年没有露出那么惊讶的表情过了,他转身对门口站着的几只兔子挥了挥手急促地说,“去把Bunny揪回来让他回自己房间等我,立刻马上。”

听到“Bunny”威兹曼的神经抽搐了一下。

“亲爱的中尉,你该不会和肇事者月夜巴纳比很熟吧……”他试探着问,结果国常路的回答让他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熟?何止是熟这混球是我曾孙。真对不起,本来没打算管他追自己老师觉得年轻人冲动一下无可厚非,谁知到对象是你!我想想,等会……”

“别想了国常路你能给我先解释下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吗!我!为!什!么!完!全!不!知!道!!!!!!!”

“我没有结婚。”

“神马?!!!!!!”威兹曼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那更严重了好吗??!!!”

“你耐心点听我解释好么。”

“我可以学烂俗偶像剧捂住耳朵说我不听吗?”

“不可以。”国常路淡定地边泡下一壶茶边回答。

“哦……”威兹曼知趣地坐好。

“血统优秀的阴阳师会被家族强制留后代的,说起来就这一句话。个人意愿是一码事,对自己制造的生命负责是另一码事,我希望你能理解。”

“奥!但是我还是很不开心!”

“你以为我开心吗现在辈分有点乱。”

“呃,还没那么复杂……”威兹曼把他和夜刀神狗朗正在执行的计划描述了一遍。

“威兹曼你对他是认真的吗?”国常路很严肃地问他。

“当然是!小黑可棒了!”

“哦,不错。”黄金之王回头看了眼日期,“那你们还不快结婚?”

“唉??!!”发出惊呼的是夜刀神狗朗,他有一种被莫名其妙卖掉了还要帮对方数钱的受害感。

威兹曼僵硬的微笑表明他的惊愕度也和狗郎差不多。

“不然你想让我怎么跟Bunny说?”国常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和我在很多年前~!@#$%^&过吗?”

“别,我觉得他幼小脆弱的心灵会受到伤害的。”

“那也不能让我们结婚啊!那是做不到的事情!”夜刀神狗朗已经在抓狂的边缘了。

“做得到的,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婚礼。”国常路用万分肯定的口吻说。

“怎么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有种复杂的意味呢?”威兹曼轻轻叹了口气,“我可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爱过。”

“不不不我是想问月夜巴纳比那么挫的名字是谁起的。”

“哦,他报名的时候自己编的。”

“唉,其实我比较喜欢折纸……”

“够了你们的脑都在想什么啊怎么那么能跑题!!!!!!”夜刀神狗朗再也忍不住了。

 

………………

 

一个月后的某日,全国的报纸头条都是同性婚姻法案通过。

“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啊……”威兹曼放下报纸,瞄了眼正在做早餐的夜刀神狗朗以及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End


评论(4)
热度(31)

© 1945文化遗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