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被我当做金银金基地了……

【似乎模板有自带ASK功能欢迎尝试点段子……

拆逆爱好者,杂食,喜好如下:
K:金银,尊礼,礼猿,尊多,银黑,(可能还会买紫狗股……
Fate:闪恩、旧金剑、兰雁、兰高、言切、金言、三只枪兵的奇妙E生活(这什么?
Psycho Pass:槙狡
进击的巨人:团兵、韩吉X兵长(?)
SS&LC:撒隆、拉隆、撒沙、撒雅(你没看错……雅典娜)德芙X阿斯、双子神、希熙、米雅、卡迪……
XXXHOLIC:百四
鬼灯的冷彻:白鬼
苍色骑士:约瑟夫X扎金
火影:四代夫妇、鸣雏……(对此作品基本不腐,微食带卡、鼬佐……

JOJO移步隔壁小号……
http://anotherbrainhole.lofter.com/

后遗症

K原著向ABO设定小段子!同样注意避雷!

和小伙伴开脑洞的额外产物!因为觉得石板不是已经把他们都分了Alpha,Beta组什么的了吗?【喂……


CP是:草薙X淡岛(也许该反过来?)以及金银,也许依然微含银黑

 

 ================================

 

这一天,夜刀神狗朗情绪低落。

他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漫无目的。

身边走过的一群少年分发着其中一人提供的烟草,互相点起了烟。

 

夜刀神狗朗竟产生了一种离谱的想法,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是有坏处的。难道当他心情不佳时只有靠挥剑三百下来排遣?

他忽然有点想喝一杯,但大中午的哪有酒吧那么早营业……

 

结果正当他盯着某家店门口“休业中”的牌子发呆时,背后被轻轻拍了下。

他惊讶地回过头,看见了一张颇为熟悉的脸。

 

——“中午好,黑狗。真没想到能在自家门口看见你。”

 

夜刀神狗朗在惊愕中努力回忆了一下对方的全名。

草薙出云,应该是这样没错。

他抬头看了看HOMRA的招牌,暗想自己怎么会跑偏到了赤王的领地。

“中午好,草薙先生。”他先礼貌地回了个招呼。

 

“想喝点什么的话就进来吧。”草薙出云收起了休业牌推开门。

“我……可以吗?”夜刀神狗朗内心微妙,总觉得哪里不太好。

“当然可以啊。”草薙出云笑了笑,“虽然之前有些误会,但我们其实没仇吧?我还得感谢你上次在御柱塔救了安娜和亚达酱呢。”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对着酒单看了许久,夜刀神狗朗发现自己对这些玩意儿一窍不通。

末了草薙给了他最普通的威士忌加冰。

 

“真抱歉,在非营业时间打扰您了。”夜刀神狗朗还是颇感过意不去,他素来不喜麻烦别人。

“啊,其实只是有特殊状况需要处理罢了。”草薙又在习惯性地擦他的酒杯,“早上组里有几只Omega忽然发情了,不处理一下空气的话可能会影响到其他客人。不过,反正你是Beta也闻不到吧。”

 

听完对方的解释夜刀神狗朗长长叹了口气。

 

“怎么了,你看起很没有精神。”草薙又拿出了一份小零食放在桌子上,“听客人倾诉烦恼也是酒保的服务之一,如果你需要的话。”

夜刀神狗朗凝视着杯子里的液体,犹豫良久,但直觉告诉他赤组的二把手不是个饶舌多嘴的人。他也许确实能给出有价值的意见。

 

“不瞒您说,早上我被自己的王赶出来了。”他露出细微的委屈表情。

“怎么,惹那位白银之王生气了吗?”

“不是的,事实上……是他发情了所以……”

“发情?!”草薙出云极力克制住自己不要表现得太惊讶,“王不都是Alpha吗?难道我对世界的认知有误?”

“以前我也是那么认为的,但威兹曼他确实是Omega无误。”夜刀神狗朗皱起了眉头,他自己也不是很理解。

“但还是,很奇怪啊……他为什么要把你赶出来,你是Beta无论如何都不受影响。”

“我要是知道理由就不会那么郁闷了。他每次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直到发情期结束。”

“等等,问个冒昧的问题,抑制剂对你的王有效吗?”草薙用食指敲了敲吧台,“我是说,以他的属性……”

“我不知道啊……”夜刀神狗朗显得更沮丧了,“反正从来没见他用过。”

“天,如果无效得多难受!对不起这么评论太冒昧了!”

 

这时酒吧里有几个人闯了进来,是外出帮忙采购的其他赤组成员。

吧台前的两人不得不中止了谈话。

 

“哟,草薙哥,清理得挺迅速嘛~”说话的是艾利克,事实上他正是早上发情的空气污染源之一,“不过,你也给自己喷一些遮盖信息素的香水吧,你现在闻起来太奇怪了,小心被客人投诉。”

他说完就和藤岛他们一起上楼了。

 

夜刀神狗朗忍不住对草薙出云报以一个疑惑的眼神。

 

“啊,告诉你作为交换吧。”草薙露出了一个半是尴尬半是无奈的笑容,“淡岛小姐的恶趣味,她前段时间标记了我,虽然标记一只Beta没有实际意义,但我的信息素里还是混入了她的味道。你可能闻不到,毕竟我们Beta对信息素都不敏感。但世理酱的信息素是红豆味的呢。”

 

夜刀神狗朗回忆了下曾经路过青王办公室时看到的红豆泥山,好不容易憋住没有笑。

 

慢着,这么一想好像一切都明了了。

 

“我好像知道怎么回事了,谢谢你,草薙先生。”夜刀神狗朗对酒保笑了笑。

“唉?我有帮上忙吗?”草薙一下子有点迷茫,但也很快友好地笑了起来。

 

夜刀神狗朗向他告别后离开了HOMRA酒吧,他大概能推测出自己的王的心情了。

其实威兹曼在发情期也相当安稳且清醒。也许是受能力影响,抑或是漫长的独自生存时光让他对自身的荷尔蒙产生了耐受力。

要不是其他Alpha嗅到了气味告诉过夜刀神狗朗这件事,他可能这辈子都察觉不到威兹曼在发情。(被标记过的Omega在发情期的时候,混在他信息素中的属于标记者的气味会格外强烈。这会让其他Alpha产生厌恶感而远离他。)

 

所以,他估计只是想和“那个人”永久留在他身上的气味安静地在一起吧。

——已故的第二王权者,国常路大觉的气味。


评论(9)
热度(25)
  1. 水聿1945文化遗产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夜与咖啡

© 1945文化遗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