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被我当做金银金基地了……

【似乎模板有自带ASK功能欢迎尝试点段子……

拆逆爱好者,杂食,喜好如下:
K:金银,尊礼,礼猿,尊多,银黑,(可能还会买紫狗股……
Fate:闪恩、旧金剑、兰雁、兰高、言切、金言、三只枪兵的奇妙E生活(这什么?
Psycho Pass:槙狡
进击的巨人:团兵、韩吉X兵长(?)
SS&LC:撒隆、拉隆、撒沙、撒雅(你没看错……雅典娜)德芙X阿斯、双子神、希熙、米雅、卡迪……
XXXHOLIC:百四
鬼灯的冷彻:白鬼
苍色骑士:约瑟夫X扎金
火影:四代夫妇、鸣雏……(对此作品基本不腐,微食带卡、鼬佐……

JOJO移步隔壁小号……
http://anotherbrainhole.lofter.com/

犬笛(part 2)

夹在两栋建筑直接,几乎不透风的禁闭室并不冷,里面甚至比狂风大作的室外还要暖和安静一些。

威兹曼卷着一条国常路塞给他的毯子,躺在地上也没觉得太不舒服。

百无聊赖半睡半醒混到了第二天半夜,铁门忽然被催债的来了似的胡乱敲了一阵,把他吓了一大跳。之后一个人探进头来吼了句:“你可以走了。哨兵长说要见你。”

威兹曼抱起毯子迷迷糊糊地钻出了让他站不直的低矮禁闭室,从口袋里掏出手电筒四处照了照。为了防止空袭营地里的室外照明都撤掉了,加上被冷风吹得头晕,让人简直分不清东西南北。

以至于威兹曼最终做了件让所有人无语的事情,他决定钻回禁闭室再睡两个小时。

直到清晨的第一缕微光从门缝里透进来...

犬笛(part 1)

☆哨兵向导设定,微逗比,BE警告

神马你不知道这Paro是什么?自己百度吧我好懒_(:з」∠)_

PS:注意是银金哦……


===================================


威兹曼恨透了这个叫“塔”的地方。

他只想当一个普通人,安安静静地生活,安安静静地修习物理学,安安静静地在实验室里度过一生。

哪怕不能全然如愿也无所谓。

但至少不该与军队扯上关系。

他不明白最最最最厌恶血腥厌恶杀戮的自己,为什么会被认定为稀有的战争武器。

不就是觉醒了些破能力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最重要的是,凭什么一旦拥有了这种能力,自己便再也没有决定人...

抑郁是心灵感冒

☆新年活动时写的抑郁症的巨巨的梗,没写全,现在补完了,就酱

(写完发现又科普向了_(:з」∠)_……


=================================


【序】


国常路大觉,K集团人事顾问,注册精神科医师。


某日他接到了一个任务:即日起与阿道夫·K·威兹曼,患有严重抑郁症的产品部著名设计师同居,后者手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设计发明,其中有一部分公司自己需要使用,另一部分可以卖出高昂的价格。


但这些设计中的90%威兹曼都没有写专利报告。


所以国常路的任务便是:首先...

段子服务站

☆一些大家点的玩意儿以及其他段子的合集备份

☆会同时含有金银/银黑两种CP,自拆CP爱好者不接受请迅速回避!


=================================


【卡诺莎悔罪】


圣诞节那天的晚宴,政坛新秀国常路大觉和学术天才阿道夫·K·威兹曼都参加了。

他们都对社交游戏本身毫无兴趣,只是各怀目的来到这里。

——前者为了通知后者一个不幸的消息而来。

——后者为了对前者表白而来。


所以当国常路对威兹曼用歉意的语气说“很抱歉,出于财政调整您的实验项目被腰斩了”后,威兹曼露出了早有心理准备的淡然笑容,他半开玩笑地对...

Bunny

【备份一篇真·银黑以证明这也是我喜欢的CP】


设定:威兹曼和夜刀神狗朗均为苇中的教师。分别教授物理和国文。

  ☆剧情逗比一级警告!


 ======================================


清早,一向掐点上班,没课就不来的威兹曼早早冲进了夜刀神狗朗的办公室。

“小黑你得救我!我摊上大麻烦了!”他凑在他耳边对他轻轻说,“快跟我装情侣,从现在开始!”

“啥??!!!”夜刀神狗朗捏爆了手里的牛奶盒,“你是喝酒了还是疯了?”

“都没有,你听我说!”威兹曼搬了个凳子在他身边坐下,一口喝光了桌上的那杯...

后遗症

K原著向ABO设定小段子!同样注意避雷!

和小伙伴开脑洞的额外产物!因为觉得石板不是已经把他们都分了Alpha,Beta组什么的了吗?【喂……


CP是:草薙X淡岛(也许该反过来?)以及金银,也许依然微含银黑


 ================================


这一天,夜刀神狗朗情绪低落。

他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漫无目的。

身边走过的一群少年分发着其中一人提供的烟草,互相点起了烟。


夜刀神狗朗竟产生了一种离谱的想法,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是有坏处的。难道当他心情不佳时只有靠挥剑三百下来排遣?

他忽然有...

论天才和深井冰的界限

☆ASK上的病气系列点题合集备份……

小伙伴们丧病的让毛豆豆把各种奇妙的病都轮了一遍……

PS:微含银黑CP!


======================================


ASK:能点一个孤独症的巨巨的梗吗??? 


好吧,历史上很多风骚的绝顶聪明的大湿都有Asperger啦……包括爱因斯坦神马的……

PS:其实这个毛病很奇怪的稍微严重点大家就觉得不那么萌了。。。【反正你的萌点万年很奇怪……

艾玛,写完发现我又在科普症状+治疗……||||||||- -


=====================================...

清醒标记

ABO设定注意避雷!!!最近被Omega人权主页萌到的鸡血段子产物!!


======================================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明明身体不舒服却执意要开车的威兹曼冷不丁一脚急刹车,打了个双闪停车在路边。

“你还好么!?”坐在副驾的国常路被他吓到了,以为他又忽然头晕了什么的。

威兹曼双臂向前搁在方向盘上沉默了好久,终于保持着遥望前方的眼神说:

——“国常路,请标记我。”

“什么?”国常一脸惊愕地看着威兹曼,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在这种场合提这种要求。

“标记我!”威兹曼又强调了一遍。

“那也不能在这里!”

“谁要在这里了,我只是要你现...

Assassin's creed (下)

Part three:Komm, süsser Tod


转眼冬天已经快过去了,风渐渐变得不那么凛冽刺骨,阳光也愈发明媚灿烂。

威兹曼的心情似乎也跟着好了起来。他时常会站在窗口眯眼望向远处的云朵,将自己浸润在早春的日光中,或者向国常路索取一个更温暖的拥抱。

他最近有些放任自己依赖这个人。从频繁的上下班接送到深夜的点心,再到去送项目阶段报告的路上忽遇阵雨,一进室内国常路便拦下直冲电梯的他,拿出一张纸巾把挂在他眼镜镜片的水滴擦干净。

当时威兹曼看着他指尖的动作感到了迷茫,事实上这段时间里他都处于一种心情复杂的迷茫中——他不理解国常路为什么要对自己细致到这种地步,哪怕...

Assassin's creed (上)

一个架空故事……就是这样……


=========================


Part one: Sex√,Affection×


威兹曼醒来时觉得有点头痛。他揉了揉眼睛看向挂钟,7点30分,对于一个1点躺上床的成年人来说6个半小时的睡眠也差差不多了。真奇怪,他心想。明明昨天不算很累也没有喝酒,但就是感到起不来。难道是实验项目二阶段结束后,一直高度集中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下来反而引起了神经细胞的不适应?

可实验报告什么的还完全没有动……

先不想那个,威兹曼摇了摇头,提起工作,“科研人员”只是他的副职,他很享受这种身份和生活,对待研究内容也相当认真...

梦留痕(终章)

(好了,终于完结了,希望R18内容不要被河蟹……吃肉要趁早啊小伙伴们……【大误……)


===================================


听完了威兹曼全部的叙述,国常路微笑着用感慨的口吻说:“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威兹曼踌躇了一下,不想肯定也不想否认。独自生活也不能说很痛苦,甚至在不少时候他都感到相当的安宁且快乐。只是远不比上回到他身边快乐。

“那么,可以告诉我现在发生了什么了吗?”他能察觉到自己正在受到某种混乱外力的影响。

“说白了是一个保险机制。”国常路手肘撑在桌子上,双手在下巴下面交叉,语气肃穆,“当年貘奈根据我的指示,制作了一个封印有术式和自身能...

梦留痕(下)

☆没有完结!没有完结!没有完结!(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因为最后有个含大量工口的尾巴所以分开放了!


=================================


Part six


“我前面睡着了吗?”

问完这个问题威兹曼觉得自己好蠢。

“是睡了一会。”国常路严肃地点了点头,“不过,想必你已经穿越了好几层梦境了。”

“唔,是……”回想起那几个梦,威兹曼感到头痛欲裂。那何止是逼真的梦境,简直像在平行空间里度过了好几轮人生,记忆画面也清晰到细致入微,仿佛方才看完的一场电影。

好在河面上吹来的清风舒缓了他痉挛的神经。

这里是德累斯顿,他最初的最终的家园。易...

梦留痕(中)

Part four


一般人很难说清一口气吸入肺部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感觉,尽管正常人每天都要重复这个动作约两万五千次。呼吸至关紧要却又如此平凡,从不宣扬自己的存在。

然而威兹曼非常清楚这个无比寻常的生理过程的每一步骤。

被加压的氧气自鼻腔进入,沿气管向下被支气管树的枝杈层层分散,在段支气管里前往肺的各个角落,再挤过细支气管的黏膜皱襞,最终穿过呼吸性支气管的开口逐个进入肺泡。血红蛋白如同见到阔别许久的老友般将氧分子紧紧拥抱,停止流动的血液再次被恢复搏动的心室所挤压着,欢快地奔涌起来。

威兹曼知道,这种感觉意味着“苏醒”。他再次睁开眼,看着世界又一次对他有所请求,看着新一场鏖战...

梦留痕(上)

(这还是个正在填的坑……是金银全时间线补完计划的最后一个故事,时间线顺序同日志发表顺序……)

PS:时间线为本篇事件的很久很久很久以后
开头处白银巨巨处于梦界中,具体设定复杂,待我慢慢写为好……
当做独立梦界来读也不影响阅读体验,真的……


Part one


——咦?这里是哪里……

威兹曼感到自己似乎刚从片刻小睡中苏醒过来。

他正坐在一条悠长的回廊里,眼前是繁茂的自然山林,长满了红松、扁柏,还有落了一地黄白小花儿的米槠。

强烈的阳光被层叠的枝叶割碎,斑斑驳驳地落在地面的杂草上。

灼热的空气与泥土的气息一同被蒸腾了起来。

名为盛夏的季节即将到来。

渐渐地,伴着愈发...

七日宿曜

楔子·定宿


阿道夫·K·威兹曼已经在空中逗留了67年,但这并不代表他和地面完全信息脱节。定期弄点报刊书籍上飞艇根本不费事,弄几台笔记本电脑上来组个工作站同样很简单,甚至订购些材料自己搞出点发明也未尝不可。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始终对新兴产物保持着热情。

那一天他正在阅读有关虫洞和平行宇宙的理论,一个奇妙的题设忽然出现在他脑中——既然相对论已经说明了时间和空间本是一体的,而时空扭曲的源动力是引力。黑洞便是一个时空扭曲到极致的例子,它只允许只允许外部物质和辐射进入而不许逃出,连光都不行。然而根据广义相对论方程式的某些解释,当我们宇宙中一...

末月柏林(下)

1945年4月1号

“……V系列武器的研发获得了突破性进展,射程和精确度都提高了2倍……更强大的新型武器正在制造中……坚持住,胜利终将属于我们……”

尽管从1933年开始《反对阴谋攻击国家和党以及保护党的制服的法》便对政治讽刺有所管制,讲最新段子的奖励很可能是达豪集中营包食宿三月游。但在这日期从收音机里听到以上内容总让人莫名想发笑。

国常路随手拿起今天的报纸,首版上的内容和广播无异都是对V系列武器堆满专业性词汇不明觉厉的描述。此时威兹曼正趴在他肩上下巴抵着他的头顶和他一起看报纸,在被编入新队伍前他被允许休假,于是国常路以他需要一个会说日语的助手为由把他暂时留在了大使馆,对此威兹曼也并不介...

末月柏林(上)

继续备份……


1945年3月2日

那天的天气很晴朗,温度适宜,不知人间世事的植物依然按时在早春抽出嫩芽。鸟雀若无其事地低飞掠过,似乎毫不在意与战机共享一片蓝天。然而风中夹带的火药味已经让人不敢去想象之后的日子,哪怕只是明天。

国常路大觉从国会大厦旁听完早会出来,又去市政厅大街发了份电报,接着赶回南面新克尔恩区的某间不起眼的民房里。现在是10点25分,半点的钟声不久就会敲响一下。他把会议记丢在桌上,跑到厨房喝了杯水,然后去叫楼上的科学家起来。

“威兹曼,你醒了吗?”他敲了两下他的卧室门便直接开门进入。

威兹曼回头看了他一眼作为回答,然后又趴下继续把脸埋在枕头里。

“好早,我现在又...

【德累斯顿纪年】

 哦尼玛小粉红挂了我来试试开发新备份点……


【德累斯顿纪年】


   Part one.


这里是整个故事的开端。

日本军官用硬气的德语口吻刻板地介绍完自己后,德国科学家用清甜柔软的日语欢迎了他的到来。

被冷落一旁的翻译官尴尬地笑了笑,倒错的画面有点滑稽,却让旁人觉得这种交换更适合这两人。

确实,他们俩彼此间都有种一见如故的意味。

尽管之后的几个月里国常路一直对那只假手心有余悸。

直到某天他发现威兹曼又在用那只手占据空余的实验仪器,还故意摆成了粗鲁的手势。他看着他白大褂下的...

© 1945文化遗产 | Powered by LOFTER